从自觉到自为:加强马克思主义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相结合

发布者:陈翼发布时间:2021-12-31浏览次数:101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指出:“马克思主义传入中国后,科学社会主义的主张受到中国人民热烈欢迎,并最终扎根中国大地、开花结果,绝不是偶然的,而是同我国传承了几千年的优秀历史文化和广大人民日用而不觉的价值观念融通的。马克思对我国古代农民起义提出的具有社会主义因素的革命口号有过敏锐的观察。他说,‘中国社会主义之于欧洲社会主义,也许就像中国哲学与黑格尔哲学一样。”总书记指出,马克思主义的原理与方法之所以能在中国生根发芽,开花结果,根植于以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为土壤。在“七一”重要讲话中总书记指出,“坚持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相结合,用马克思主义观察时代、把握时代、引领时代,继续发展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21世纪马克思主义!”其中,坚持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相结合是首次提出,这既是理论命题,同时更为重要的,也是一个实践命题。

(一)马克思主义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相通之处为“以民为本”

马克思曾经说过:“理论在一个国家实现的程度,总是决定于理论满足这个国家的需要的程度。”从深层次看,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本质上是中国传统文化选择的结果。有学者指出,一部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史,从另一方面看,同时也是一部中国传统文化对于外来学说的接受史。马克思主义是党的灵魂和旗帜,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的命脉和基因,二者在很多方面相融相通。笔者认为其中最为本质的特征“以民为本”,也即二者都有着共同的社会理想。马克思主义的奋斗目标为解放全人类,实现共产主义,最终建立一个没有压迫、没有剥削、人人平等、人人自由的理想社会。中华文明倡导“天下为公”,主张建立一个“讲仁爱、重人本、守诚信、崇正义、尚和合、求大同”的理想社会,二者在构建理想社会的目标上是一致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与马克思主义相融相通,为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与发展、为中国人民接受和选择马克思主义提供了重要思想文化基础,也为马克思主义激活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生机活力提供了强大精神力量。

中国共产党自成立之日起,既是中国先进文化的积极引领者和践行者,又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忠实传承者与弘扬者。在我国优秀传统文化的教育中成长起来的一代中国共产党人,在初次理解了马克思主义的本质特征为为占人口绝大多数的无产阶级、劳苦大众服务时,便发现马克思主义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相通之处,即我国优秀传统文化,包括儒家文化、道家文化、法家文化、墨家文化的本质都强调以民为本的本质特征。马克思主义作为无产阶级推翻资产阶级的理论武器,一经被中国共产党所认可,便转化为中国共产党开展革命与斗争,进行社会主义改造、改革开放与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武器。

(二)如何实现马克思主义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相结合

随着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的深入和拓展,必将在更本质的层面上触及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深度融合与会通。追溯本源形成标识、总结经验形成自觉、主动融入形成合力,共同发力实现理想成为了新时代实现马克思主义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相结合的基本思路。

首先,深入挖掘本文优秀文化资源,转变“文化无意识”到“文化自觉”。黑格尔说:“熟知并非真知。”当我们生活在“日用而不知”的文化传统中时,对自己所沉浸其中的内容并非有清醒的自觉,只有通过外来文化作为一面镜子加以参照,方能从内心意识到本土文化的存在与对其特征的自觉认知。当面临着西方的坚船利炮而处于何去何从的抉择之时,也正构成了反省自我文化的起点。经过一代代仁人志士艰苦卓绝的抗争和奋斗,中华民族选择了中国共产党,选择了马克思主义,并且历史地证明了“中国共产党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好”“马克思主义行”。历经历史的洗礼,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能够经久不衰,绵延不断,在中华民族的日常生活中不断发挥着主导的影响力,使得马克思主义能够被接受和本土化。有学者通过区分“文化传统”和“传统文化”为我们实现“文化自觉”提供了思路。将文化从本体论和认识论的视角加以审视。从本体论上看,文化不是工具性的,是我们的存在本身,无法被对象化,我们将之称为“文化传统”。在认识论上,文化能够作为被我们认识和把握的对象,即作为与我们的存在适当剥离的客观规定,我们将之成为“传统文化”。我们所要做的“文化自觉”的工作就是在保持“传统文化”和“文化传统”的张力的同时,因为有马克思主义作为参照,传统文化的自觉把握就有了思想的对比和理论的工具。

其次是要总结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相结合的历史经验。

当马克思主义来到中国,并通过中国革命的具体实际变成一种“实践能力的明证”之后,中国特色、中国国情的重要性就格外地凸显了出来。从唯物史观的观点看,物质、技术层面的世界性特征明显,而区分民族性的最根本标志集中体现在狭义文化的层面。中国特色、中国国情取决于传统文化的深度塑造。在我国的革命历程中,毛泽东对于马克思主义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相结合做出了历史性贡献。如他的哲学著作既是对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的阐释,同时也是中国式语言所作的叙述,更多是运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成分和因子来阐释马克思主义原理,如“实事求是”“一分为二”“知行合一”等。毛泽东一再强调要避免犯“本本主义”“教条主义”的错误,要生成“活的马克思主义”,要实现这一点,需要马克思主义在中国获得中国的民族形式,进而实现扎根发芽开花结果。通过总结历史经验获得二者相结合的有益的借鉴和启示,当这种结合变成一种真正自觉的过程后,在新的时代背景下实现结合才有可能获得新的突破。

再次,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成分和因子融入到马克思主义中,实现两者的融合会通。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与马克思主义是两个不同的体系,具有不同的基因和成分,尽管二者在共同理想上有着本质的相通。有学者提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属于成熟较早的文化体系,从天人合一的视角提出了未来社会构建的基本思路,不同于马克思主义具有的彻底革命的理论武器的性质,二者都是基于社会病态而形成的解决社会矛盾和问题而生成的。在明确各自的内在机理的基础上,将二者共同的成分通过马克思主义的时代生命力,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部分得以被激活。不同的部分通过对比和凸显,在进一步明确标识的基础上融入到马克思主义中。

最后,立足新的历史实践,为进一步推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相结合提供鲜活的现实基础。

在当今市场化和全球化的进程中,以工业文明为基本模式的发展路径日益暴露出自身的内在局限性,生态危机和环境恶化等全球性问题的出现,呈现出现有发展模式的弊端。如何才能走出发展困境,摆脱生存危机,二者同时面对世界性难题,马克思主义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都会有自己的解决思路。马克思所主张的达成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自我之间的“和解”的立场和方法,为当代人恰当地选择新的发展路径提供了深刻启示。同样地,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在新的时代背景下通过不同的智慧成分,包括经济文化、政治文化、科技文化等等为美好未来生活提供解决的思路。

总之,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与马克思主义相结合是一个不断进行的过程,从马克思主义来到中国的那一刻起便开始了,这一过程没有终点。今日,习总书记在“七一”重要讲话中,在十九届六中全会发布的决议中都明确提出这一命题,既是对前面历史进程中相结合的自觉总结,也是对未来深化融合的新的要求,也是提出的一种历史使命,提出需要东西方两种不同的优秀文明共同努力,共同构建未来理想的人类社会。